相关栏目
翡翠吧 > 翡翠观音 > 正文

佛像收藏渐热 艺术认知回归

2017-11-01 翡翠吧

  20多年来,著名佛像收藏家周毛弟收藏了数百尊佛像。从东汉时期的陶制佛像,到清代83厘米高的翡翠观音。这些或雍容华贵、或安静祥和、或金刚怒目的佛像,既体现着深厚的宗教价值、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,又寄托着藏家美好的愿望。

  石造佛像收藏海外热国内冷

  佛像的收藏和研究兴于海外市场,2000年以后,国内佛像收藏才开始启动。海外和国内藏家审美的品味也大不相同,前者热衷于高古佛像、汉传佛像,在欧美拍卖市场中,也是北齐、北魏、隋唐时期的佛像占据主流,而国内藏家则热衷于追逐明清佛像,特别是宫廷佛造像。

  周毛弟认为,这缘于国内藏家更多的是在追逐投资回报,而国外藏家看重佛像本身的绘画、雕塑艺术及宗教内涵。“高古佛像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、艺术价值。早期的佛像历经岁月几经损毁,能够完整保存的十分少见,鉴定不易,再加上国内藏家对佛像艺术的认知有限,导致高古佛像在内地市场不受重视。”

  汉式佛像的材质可以是金、铜、石、玉,也可以是木、陶、瓷等。周毛弟遗憾地告诉记者,由于国内藏家对材质认识的局限性,以至于石造佛像备受冷落。“纽约佳士得曾经以71.2万美元成交的唐代石灰岩佛头,即便半残,也深受海外藏家追捧。可见海外买家对于中国佛像艺术的收藏境界有多高。欧美很多大型博物馆都收藏有中国高古石造佛像,即便很多都是残缺的。一尊石造佛像存世一两千年,虽然部分残损了,但历史和文化的痕迹仍在,其艺术价值并未消失。”

  传世玉佛珍贵稀有价值高

  20多年来,周毛弟收藏了数百尊佛像。从东汉时期的陶制佛像,到清代83厘米高的翡翠观音,每一尊佛像背后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。“有一次我去古玩城闲逛,碰巧一个摊位的老板刚从国外带了一批海外藏品回来,其中一尊汉白玉佛像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这尊汉白玉佛像通体包浆十分细腻、柔和。佛像的头发很简洁地在头顶盘成髻,眉眼皆用黑墨描出,嘴唇用朱砂点出,鼻翼两侧则用金粉装饰,配上汉白玉的光泽,整个脸庞看起来极为秀美,其中最吸引我的是其翻滚好似波涛起伏的下摆"裙边"……这尊佛像并非汉传佛像。汉传佛像一般不"涂口红",这尊佛像却朱砂点唇;汉传佛像一般无"裙边",这尊佛像却"裙边翻滚";汉传佛像一般大口大耳,心宽体胖,这尊佛像却身材纤秀。其风格与印度、尼泊尔等地的佛像异曲同工……因为这尊佛像是摊主从国外拍卖行中经过激烈竞拍而得的,他一直舍不得转让给我,后来我还是以自己的诚心打动了他。”周毛弟认为,玉佛像不论是明清还是唐宋时期的都很稀缺,可谓价值连城,不可多得。同一时期的佛像,玉质的价值一般也高于其他材质的,因为玉器自古珍贵,且保存传世也相对较难。

  看包底包浆辨别真伪

  随着国内佛像收藏的兴起,一些新仿的赝品也开始亮相市场。对于鉴定佛像的真伪,周毛弟认为可以从造型、质地、工艺等多方面考量。“受当时生产工艺的限制,古代佛教造像的表情、服饰都经过了细致的手工雕塑技法处理。而现代仿制品,无论仿得有多逼真,都会流露出一些现代工艺、机器打磨的痕迹。铜制佛像,首先要看包底、包浆的情况,还要看鎏金的程度。现在经常会有人把鎏金佛像的金刮掉,再做旧后以次充好。此外,从佛像内部观察,新仿的和旧的差别较大。因为历经百年、千年的佛像,内部经过自然风化,大多是很干净的,包浆也很自然,新仿的内部往往有泥有沙比较脏。”

  说到这里,周毛弟拿起一座明代弥勒佛铜像,向记者展示了佛像内部,其包浆色泽自然,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旧气,用手摸上去也非常干净。“新仿的佛像内部摸起来比较脏,绿锈也很生硬。而对于封底的佛像则要看其底座是否平整干净,摸上去有刮痕的,边缘不平整的佛像就有可能是仿造的。”周毛弟告诉记者,与同时期古董相比,一尊品相完好的佛像的市场价值目前还比较低。

  鉴于传世的玉佛出土的少造假的多,周毛弟认为藏家应该尤其谨慎,“玉佛主要看整体包浆。传世的玉佛被前人供奉了几百年,包浆很光润,即便是受沁了多数也很漂亮。此外,玉佛的工艺、打磨、光泽也是判断其真伪的因素。古代玉佛像都是人工打磨出来的,既自然圆润,又没有机器的痕迹,而且其光润的表面也会存在自然的划痕,这种划

  痕是前人供奉时不小心磕碰而留下的,是自然的、不规则的、无意识的划痕,而现在市场上一些新仿的玉佛像,其做旧的划痕都存在人为的规整和统一。”

  警惕真品伪款现象

  十几年前,周毛弟出差去河南,在当地一个古玩地摊上偶然看到一尊弥勒佛像,立刻被其吸引了。“这尊弥勒佛的脸部雕得很生动,天额饱满、两耳垂肩、笑口常开,线条流畅、飘逸,很自然地表现出弥勒佛随意祥和的境界。仔细观察后我发现佛像的后背竟然刻有铭文。我搞了几十年的佛像收藏,知道明朝后背带铭文的弥勒佛像很稀有,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。我急切地想要收藏这尊佛像,于是和摊主聊起来,得知这尊佛像是他家祖上的传世品,经过战争动乱,还能保存得这么完好,也很难得。因为摊主也视为珍品,几番商谈都没有如愿,我只得悻悻而归。在之后的几个月里,我先后三次去找那位摊主,并且和他交了朋友,一来二往,摊主终于被我的诚心打动了……”周毛弟说,“带款的佛像类似于官窑,是官制的,一般明代以后的有款,明代之前的往往不带款。”

  不过值得警惕的是,现在市场中有些人为了将真品佛像卖得更高的价格,甚至给其刻上年代提前的款。“伪刻佛像年款是近几年鉴定中比较常见的现象。伪刻年款就是将出土的无字古代铜、石佛上加刻早期的年款,以提高其售价。辨别这种加刻伪款的真品佛像主要看其刻款的字体、雕刻的方法、字迹的深浅等。”周毛弟说。

  面相手相脚相体现艺术价值

  2004年,一尊15世纪大威德明王鎏金铜像以1800万港币成交;2006年,一尊明朝永乐释迦牟尼坐像以1.04亿港元落槌;2009年5月明代铜鎏金青龙护法神立像以2576万人民币成交;2009年底,某买家以1120万和1276.8万元人民币分别拍得两尊明朝佛像,溢价幅度超过120%。周毛弟认为,这些拍品的高价成交只是个案并不具有普遍性,“佛像出土少,进入流通领域的更少,那些品相好的传世佛像被藏家收藏之后就很难再进入流通领域了,而国内拍卖市场大多都是将佛像作为古董杂项拍卖。佛教造像艺术是一门集宗教、历史、艺术及工艺的艺术,体现着深厚的宗教价值、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。随着国内藏家收藏水平和境界的不断提高,以及对佛像艺术认知的逐渐回归,佛像收藏未来的市场潜力也会越来越大,因为佛像除了收藏,还往往寄托着藏家美好的愿望。”

  如何判断一尊佛像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?周毛弟认为,首先是年代要久远,其次材质具有稀缺性,整体尽量完整。“佛像尺寸越大价值越高;宫廷铸造的比民间的价值高;在藏传佛像里,忿怒相比吉庆相价值高;菩萨装高于佛装。此外,品相也是衡量价值的重要标准。面相、手相、脚相是最能体现雕刻工艺水平的地方,这三相如果都好,那其他方面也必定是很精致的。”

相关阅读